大庆加盟灯具批发- 大庆加盟灯具批发

    这个答案简单直白至极。

    ——因为是你的画,所以我一眼就能认出来。

    沈璃愣怔片刻,隐隐觉得有些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一个人的画风如果固定的,当然很好认。

    如果陆淮与是说她以前的那些画,那很正常,因为它们都带有她浓烈的个人色彩。

    但她在里兰留下的那一副,与其他画作完全不同,他又是怎么认出来的?

    陆淮与想了会儿,似是在回忆着什么,又道:

    “以前在云州的时候,我曾登门拜访过俞老一次,请教他是否认识树的影。”

    沈璃抬眼看他,很快了然。

    以前有位拍下她画的人曾表达过想与她见上一面的意愿,但被她拒绝了。

    那个人,就是他。

    当时她的画基本都是委托给云州画协代为拍卖,而俞平川又是云州画协主席,也难怪他会找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当时俞老还说不了解。”陆淮与低笑了声,“然后我又问了MGYUB,他也说没听过。”

    沈璃顿了顿:

    “这个事儿,师兄的确是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她在里兰惹出太多麻烦,怎么敢跟他说那么多,平白惹老人担心罢了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陆淮与点点头,

    “所以我只问了那一次。”

    他那时候当然是很想见见本人的,但对方显然并不愿意公开身份,他也就作罢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,原来是她。

    他握住她的手,把人往怀里带:

    “欠我一幅画,记得还我。”

    沈璃微微睁圆了眼睛,这笔账还能这么算?

    “二哥手里不是已经有我好多画了吗?就这一幅也还要计较?”

    “是,我计较。”

    陆淮与盯着她的眼睛,眉梢微挑,

    “给不给?”

    沈璃:“……”

    怪不得之前在洛奈那边放弃的那么干脆,原来是在这等着她呢!

    对视几秒,她趴在他怀里,在他锁骨上咬了一口,声音有点闷:

    “给。”

    陆淮与忍不住笑:

    “沈糖糖,什么时候这么喜欢咬人了?”

    她不说话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便觉得一抹湿热从锁骨滑过。

    他眸色顿深,喉结滚动,声音也染上了一丝黯哑:

    “还玩儿?”

    沈璃敏锐的从他的语气里听出了警告的意味,当即识趣停下,从他怀里仰头,神色无辜。

    “没玩儿啊。”

    看来昨晚给她的教训她还是记得的,这会儿还知道怕。

    陆淮与懒得和她计较,圈住她的腰,揉了揉她的头发,这才笑道:

    “还好,最后你还是我的了。”

    沈璃眨眼:

    “这么说,二哥从一开始,就知道那些画,其实是同一个人画的?”

    她乌黑明澈的桃花眼里还带着一丝未曾褪去的茫然和不解。

    显然,她还并不清楚,她的画对他而言,意味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他唇角带着淡淡笑意,迎上她的眼睛,体内那股未曾平息的躁意却又再次涌上。

    他终于不再克制,吻在她的眼睛。

    她闭上眼,就感受到他细密温柔的吻铺天盖地落下。

    眼角、鼻尖、脸颊、耳垂……

    清冷的雪松气息糅杂着淡淡酒气,他的吻渐渐滚烫。

    她觉得又酥又痒,还很热,意识渐渐昏沉,终于忍不住抬手环抱住了他劲瘦的腰身,微微扬起小脸,有些难耐地轻轻拽了下他的衬衫。

    他低声笑了下,这才含咬住她的唇,慢条斯理地描绘她漂亮的唇线,又强势而不容推拒地夺取她口中甘甜。

    小姑娘渐渐在他怀里软下去,红着脸喘着气儿。

    她没再探究问下去。

    他不知要如何告诉她,辨认她的画,对他而言实在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。

    那是,于黑暗泥沼中,寻找和触碰那唯一一道天光的——

    本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,沈璃一行人终于踏上回国的行程。

    抵达京城的时候,已经是下午四点。

    沈璃穿了一身黑白休闲服,戴着口罩,头上扣着一顶棒球帽。

    陆淮与一手牵着她,一手推着行李箱。

    顾思洋季抒他们也跟着一起,热热闹闹的。

    这次的比赛圆满结束,大家心情都很好。

    沈璃一边跟着陆淮与往前走,一边低头看手机。

    刚开机,就有不少消息接二连三的涌出来,大多都是欢迎她回来的。

    其中,以傅年年和唐逸为代表的601吃喝玩乐小组对于她的归来,更是欢欣鼓舞。

    【小师妹!恭喜冠军!欢迎回来!!!】

    下面还接连刷了数个举着彩带跳舞的小兔子表情包。

    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他们的激动。

    言秋很快插播了一句:

    【小师妹辛苦了!回来先好好休息,实验和论文的事儿不用着急,让他们两个自己去解决。】

    此番言论很快遭到了人民群众的抵制,三秒钟后——

    【尊敬的言老师已经被群主移出群聊。】

    哦,群主是傅年年。

    群主很快又和颜悦色艾特了她。

    【@沈璃,小师妹,别听这种人胡说八道,组织永远欢迎你!】

    几乎就在同时,言秋私聊了她,直接发来了一份文献资料。

    【嘿嘿,小师妹,这个你有空了可以先看看的,我不着急,我直到明晚之前都不着急的![大拇指][握拳]】

    沈璃:“……”

    槽点太多,一时间竟不知从何吐起。

    正在她思考怎么回的时候,前方忽然传来一阵欢呼尖叫。

    她下意识抬头看去,就见到机场出口处,竟已经围了不少人。

    看起来大多都是十几二十几岁的男生女生,手举横幅,满脸激动。

    ——竟是LY的粉丝来接机了。

    当她抬头的一瞬间,尖叫声顿时达到了一个新的巅峰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!”

    “是沈璃!是沈璃!她在看我啊啊啊啊!”

    “她好帅!我好爱!”

    “季抒对不起,今天我是姐姐的女人了!”

    沈璃被震了震。

    定睛看去,这才看到他们的横幅和海报上,都是LY的队员。

    占据版面最多的,居然是她,连一向人气最高的季抒都排到了第二。

    一道女生红着脸,激动地尖叫:

    “什么沈璃!什么姐姐!那是我老公啊!老公!”

    沈璃:“……”

    陆淮与脚步一顿,沿着那道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,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这个时候,旁边一个音调更高的女生奋力反驳:

    “什么老公!亲亲阿璃有老公的!”
    书屋KOK官网(artjude.com)强推荐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